大榭遗址I期考古阶段性成果新闻通报会召开

发布时间:2016-12-15 10:53:06      信息来源:      作者:
文字显示: 打印

       12月14日上午,由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大榭管委会共同承办的“大榭遗址I期考古阶段性成果新闻通报会”在大榭开发区举行,新华社、浙江日报、宁波日报、宁波晚报等多家媒体单位出席通报会。



       通报会由大榭开发区社会发展与保障局陈兴昌局长主持,首先由考古领队雷少介绍大榭遗址Ⅰ期考古发掘情况和阶段性成果,随后媒体记者参观了遗址现场。根据目前发掘情况,大榭遗址地层堆积深度约1-2.5米,文化层划分为四个大层,相对应的时代由早至晚分别为史前时期的良渚文化和钱山漾文化,以及商周和宋元时期。该遗址内涵清楚,时代明确,地理位置独特,出土遗物种类丰富。在发掘过程中,积极与省内外多家考古机构以及高等院校全方位合作,多学科同步开展,新技术、新方法积极采用,最大限度实现了对大榭遗址Ⅰ期考古发掘的目的,对今后该类项目的实施具有较强指导意义。



       大榭遗址情况介绍

       一、发现与发掘

       大榭遗址位于宁波大榭开发区下厂村。该遗址所在区域地理位置独特,西北依托涂毛洞山,西南背靠将军山余脉,东侧为平坦的稻田,更远处则是大榭岛最高峰七顶山,自然环境适宜古代人类居住。

2008年6月,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期间,普查队首次确认了该遗址的存在,当时定名为“东岳宫遗址”(现改名“大榭遗址”)。2010年,该遗址获评为“宁波市第三次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并向社会予以公布。

2016年4月至今,在与宁波大榭开发区管委会商定保护范围的基础上,为支持地方经济建设,经浙江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批准,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分别联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上海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和北仑区文物保护管理所等科研机构,在大榭开发区管委会的大力支持与配合下,全方位合作,多学科介入,对占地约20000平方米的大榭遗址实施了Ⅰ期大规模考古发掘,总发掘面积为4000平方米。现共发现史前至宋元时期各种遗迹现象50余处,出土陶、瓷、铜、石、玉质遗物(小件)200余件。


大榭遗址发掘区斜视角俯瞰航拍照


       二、成果与收获

       发掘情况表明,大榭遗址地层堆积深度约1-2.5米,文化层划分为四个大层,相对应的时代由早至晚分别为史前时期的良渚文化和钱山漾文化,以及商周和宋元时期。

       1.良渚文化

       距今约4800至4300年,主体系人工在地表堆筑的土台型遗存,绝大部分地层堆积属于土台的组成部分。遗迹发现了28个灰坑和1座墓葬。出土人工遗物主要为陶、石器。陶器以夹砂红褐陶和泥质黑陶为主,器型有鼎、釜、豆、壶、盘、盆、簋、杯、罐、钵、支脚和纺轮,火候较低,胎质较薄,保存较差。石器有斧、锛、凿、刀、镞、钺、管和纺轮,其中有部分半成品和改形器。自然遗物有一些动物骨骼和植物果实。动物骨骼以陆地中常见的哺乳类为主,海洋中的鱼、贝类少见。植物果实常出土于有储藏功能的灰坑中,种类有甜瓜、桃子和南酸枣等。


大榭遗址良渚文化灰坑


大榭遗址良渚文化墓葬


       2.钱山漾文化

       距今约4200至4000年,主体系人工在良渚文化时期土台的基础上扩展和加高堆筑而成,地层堆积是土台的构成部分。遗迹发现了7处灶址,1个大坑,7处烧土堆和3处陶片堆。出土人工遗物主要为陶、石器,玉器仅有1件锥形器。陶器可分为两类,一类以常见的夹砂陶为主,器型有鼎、豆、鬶、缸、罐和盆,火候较高,胎质较薄;另一类为以往未见的夹植物和贝壳碎屑的器物,器型绝大多数为盘,还有一些支脚,火候较低,但胎质极厚。石器有斧、锛、凿、刀、镞。自然遗物主要是动物骨骼,以海生贝、螺类的壳为大宗。

       3.商周时期

       时代相当于春秋战国时期,系当时人类利用史前时期土台居住和生活而形成。地层堆积分布零散、单薄,遗迹仅有2个灰坑。出土人工遗物也十分稀少,仅有少量印纹硬陶罐,原始瓷豆、杯、钵,青铜耨等。

       4.宋元时期

       分布面积较小,堆积单薄,遗迹有1条路和4个灰坑,出土人工遗物以青瓷器为主,常见碗、盘、钵、杯、碟和罐等。

       三、价值与意义

       第一,大榭遗址内涵清楚,时代明确。从发掘出土的陶、石器标本来看,其主体文化遗存所处时代应在史前时期的良渚文化中、晚期至钱山漾文化阶段。遗址保存状况较好,文化堆积较为丰富,在海岛上能发现这种保存状况良好的史前文化遗址是比较难得的。

       第二,大榭遗址地理位置独特,在史前和商周时期可以说是宁绍平原与舟山群岛之间文化交流、传播和人群迁徙的桥梁,对于该时期的海岛环境变迁、人地关系和对外交往,以及海岛文化、海洋文明等都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第三,大榭遗址出土遗物种类丰富,有一些史前时期大型墓葬常见的随葬品,反映了该遗址等级可能较高的史实。

       第四,大榭遗址钱山漾文化时期发现了一个特殊灶,数量较多的柱状烧土支脚、石制支脚,以及厚胎、浅腹陶盘,可能为制盐遗存,对于探讨浙东沿海地区的早期盐业生产问题提供了重要线索。

       第五,本次考古发掘以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为主,省内外多家考古机构以及高等院校全方位合作,多学科同步开展,新技术、新方法积极采用,最大限度实现了对大榭遗址Ⅰ期考古发掘的目的,对今后该类项目的实施具有较强指导意义。


大榭遗址良渚文化石锛

   

 大榭遗址良渚文化石钺


  

大榭遗址钱山漾文化玉锥形器 

    

 大榭遗址商周时期原始瓷豆


       四、保护与展示

       大榭遗址已探明分布面积约20000平方米,其中经浙江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批准实施Ⅰ期考古发掘面积为4000平方米;下阶段,拟再进行3000平方米的Ⅱ期发掘;未发掘部分将依照相关法规得到妥善的原址保护。同时,在适当的时机,将大榭遗址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并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区域,使之纳入到法制化的保护轨道。这不仅体现了大榭开发区管委会对于历史文化的高度重视和履行社会责任的勇于担当,也必将成为我市文物保护与经济建设“双赢”的又一成功案例。